ye~

这里小北一个会改图的文手
吃的cp很多,很乱…

你们好好生活,多爱自己,比赛算了。爱你们

深夜脑抽产物


"

去小破站看个视频,一打开收藏,发现里面全是忽悠…

曾经看到津津有味的视频,开始变质了。看着弹幕里的“上香”,评论区里的“脱粉“真的很茫然。

耳边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话语,可突然开始变质了。

曾经让我捧腹大笑的梗使我泪流满面,曾经没心没肺的人变得小心翼翼。这是为什么呢?

我开始害怕,不再敢点开任何有关于忽悠的视频,不敢再看钥匙上忽悠的吊牌,不敢再背着忽悠的帆布包出门…

我一直逃避着现实,仿佛我从不知道有忽悠这么个人一样。

直到有一天,我怀着自暴自弃的想法打开了忽悠的超话,老福特。

却发现超话和老福特里什么都没有变,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的签到,发帖。我看到了许多和我一个想法的人,真的很温暖。仿佛我是一只被踢出羊群的小羊,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有另一个羊群愿意收养我一样。

我好像一下子又找到了归宿,敢去面对我不敢面对的了。我每天努力学习,努力读书,让更完美的自己来迎接更完美的忽悠。

忽悠也要加油!荣华富贵是你,盛名远扬是你,千疮百孔也是你。没有人的一生是永远安宁的,你比别人更悠秀,那就要比别人承受更多。忽悠你只管努力向前跑,等到有一天你功臣名就,我们还在647等你。

我大概这辈子都脱不了粉了…

忽悠加油鸭!

叶不羞不害羞:

“200w的单真好干啊”
大家稳住,这年头是真的有职黑存在的,接下来应该会有一批大规模掉粉,我们陪他到真正的200w❤️

「忘忧」非正常生理治疗(1)

#大型ooc现场#
#婴儿文笔#
#不喜误入#

是的,我要开坑了!本来是想七夕发的,但是为了修文就拖到了现在。篇幅应该不会太长…吧。


“我真的建议你去试一下,这家诊所很靠谱,你应该心里也明白一直拖下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朋友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吧,我再试一次,如果还是不行的话,那就算了吧。”

老王站在beep心理诊所的门口时心理还是比较复杂的。
老王因为朋友的推荐才来到了这个诊所。简单点说,他对这个诊所就诊的怎么样没有一点了解。
“我应该知道双重人格对我没有一点帮助,还会成为我的绊脚石。”老王低下头,说出了这句话。
老王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迈开双腿朝诊所门口走去,一进入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段楼梯,大概有十来阶的样子。这诊所还真是别有洞天,外面开起来破破烂烂的,里面倒是干净整洁。
十来阶楼梯爬起来也不算是好爬的,等老王爬到顶了之后才发现有的时候真的不能以貌取人。
地面就是最简单的大理石瓷砖,墙面刷着全白色的漆。放眼望去大概有几个前台小姐姐三三两两的坐着。整个诊所…哦不医院色调以白色为主,黑色为辅,扑面而来的一股性冷淡风。
老王走到前台去问到:“你好,我是来就诊的”
前台一个小姐姐抬起头说到:“您就是老王先生吧,陈先生已经帮您预约了,”小姐姐从椅子上做起来,绕出前台说了句“请你跟我这边走”
老王算是理解了好友为何用尽手段的把他骗过来了,合着早就给预约好了。
小姐姐带着老王大概走了一段路,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
“这是我们为您安排的医生”小姐姐把老王送到门前便离开了。
老王伸出手去敲了敲门,里面传出来一声“请进”便走进去了。

坐在办公室里的忽悠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才想起来自己这个点有个预约,应该是人家过来了。
喊了一声“请进”但听到推门声忽悠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站着一名男子。这人眉眼极其好看,而且身材比例好。一件黑色衬衣配黑色裤子硬生生在他身上穿出了精英人士(衣冠禽兽)的味道。
简单的说就一个字:帅!
这可着实让忽悠心里那头快要闷死了的小鹿开心了,就跟撒了绳的哈士奇似的乱撞。
在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忽悠大概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恢复了正常。

站在门口的老王就有点蒙了,亲眼目睹了一场变脸大戏换谁可能都有点蒙。
“你就是老王吧!快快快!进来走进来坐。”忽悠马上换上了一副专业假笑。
“嗯,我是。医生您好”老王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看病的,走过去,坐到忽悠面前的椅子上。
“我听陈先生说过你的病情了。这样,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忽悠”
“忽悠医生你好”
“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忽悠说到。
“当然可以”
“那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患上双重人格的吗?”忽悠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没什么,就是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压力过大导致的”老王似乎对这个不是很敏感,直接说出来了。
“哇,你是自己创业经商的吗?好厉害唉”忽悠做出一副很惊讶且崇拜的表情想调节一下气氛。
“还好了,话说忽悠你是一直都在这里工作吗?”老王看到了忽悠脸上明显破绽也不挑明,就着忽悠的话题开始聊了起来。
“嗯…也不算吧,我是后来才来的。”忽悠刚刚回答完老王的问题,立马换上了一副正经脸:“我想问一下,他最近一次出来是什么时候?”
老王马上便反应过来了“他”指的是谁。
“三天前”
刚好就是陈先生预约的日子。
“当时是什么情况?”忽悠摆着一副严肃脸问到。
“在家里,突然就出现了”老王的回答倒是漫不经心。
“请你说实话,这样我才能为你医治”忽悠盯着老王的眼睛。
被发现的老王倒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恢复了正常,笑了笑说:“在一家餐厅和客户一起吃饭,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在回去的路上突然出来了,不过持续时间很短,大概就一分钟左右。”
忽悠接着说到:“也就是说他平时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出现?”
“差不多”
“那我大概了解了”忽悠拿出一张纸在纸上写了什么。
过了几秒钟,忽悠把纸递了过来上面写着一串数字。
“这是我的手机号”
老王笑了一下说到“139****8599”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忽悠的手机想起来了,忽悠放到耳朵边说了几句话便挂断了。
“那个抱歉我等下有点事,我们下次周五再见吧”
老王对此表示理解:“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说吧老王便走出了忽悠办公室,准备回家,路过前台的时候叫住了一个小姐姐。
“小姐姐你知道那个忽悠医生他到底叫什么吗?”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他刚来的时候就跟我们说他叫忽悠。”
“哦好,谢谢小姐姐”

目送着老王离开的忽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忽某人单身20多年,第一次心动竟然是因为一个男人?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面上虽然说着可怕但忽悠自己已经在心里悄咪咪的打起了怎么把老王弄到手的小算盘。

hhhhh沙雕改图了解一下?

「忘忧」忽悠与老王的30梗(2)


我终于来填坑了!!!说真的我这是写了什么沙雕玩意…你们凑合着看看吧…


生病梗

“行了宝贝儿,我这次就出去一星期,一星期之后我就回来”
“好好好,我一个人在家肯定没事,一日三餐我按时吃,晚上12点之前肯定睡”
“那我走了昂拜拜宝贝儿”
“掰掰”

“妈的终于走了!”老王刚刚出门,忽悠就趴在猫眼上看着,看着老王走了,大吼一声伸个懒腰准备过上人生中幸福的七天。
忽悠挠挠头发,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把里面的三听可乐都拿出来,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开始补番。
12集番看完,三听可乐下肚,忽悠打上一个气嗝,关电脑时看到电脑自带的表才发现已经到了三点,忽悠晃了晃空空如也的可乐瓶,认命般的下楼买可乐去了。
“天这么冷?”
一出门发现天好像要下雨了,但忽悠本这去趟便利店的时间应该下不起来的想法还是去了便利店。
9月份的天已经开始转凉了,凉嗖嗖的风打到皮肤上激的忽悠一哆嗦。“这天真是越来越冷了”说罢缩缩脖子快步向便利店走去。
在便利店买完需要的东西刚出门还没走两步,天上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忽悠赶紧小步跑回了家里。
回到家把可乐冻到冰箱里,简单擦了擦头发就没在管,跑去打游戏了。

果不其然忽悠到了晚上三连鸡下播后就感冒了。
微信上给老王发了个晚安之后便跑去找药箱里找药去了。
“这…哪个是治感冒的啊?”蹲在药箱前的忽悠陷入了沉思。可能是因为感冒的关系,忽悠找了一会儿就开始困了,干脆放下药盒回屋睡觉去了,想着明天可能就好了。
忽悠夜里睡的可真是不好,鼻子堵着半天不通气,嗓子也疼的紧,昏昏欲睡却又睡不着,就这么躺了一晚上。等到六点多的时候,天差不多开始亮了,忽悠起来准备去继续他的找药大业。
老王我要GTR:宝贝儿早啊,你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
吴织亚切小萝莉:挺…挺好的,就是有点感冒了
老王我要GTR:什么情况,我刚出去一天你就感冒了,那我这出去一周你是不是得住院了
吴织亚切小萝莉:你滚!
老王我要GTR:好了好了不闹了,怎么样严重吗?
吴织亚切小萝莉:还好吧不算太严重,过两天就好了
老王我要GTR:嗯,那就好
忽悠放下手机,感觉自己真的找不到药了,毕竟身体是自己的,还是去睡一觉吧。
这一觉不睡不要紧,一睡就开始恶化。
在头痛的压力下,忽悠终于决定拿出手机给老王打电话。

忽悠心虚道:“喂?那个…宝贝我发烧了”
电话那边传来老王急促的声音“怎么回事?我就出几天差你怎么还发烧了”
忽悠听他语气不善就如实招了:“就昨天不小心淋雨了…然后就感冒,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烧了…”
“宝贝儿你等着我现在就定火车票回去”
“唉!不用!怎么挂了?”

抱着老王给自己买的抱枕就回屋打算继续睡。刚躺倒床上脑子里就开始胡思乱想,比如什么去加拿大结婚,去冰岛度蜜月。
忽悠像是被下了定心丸一样,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硬是睡到了晚上七点。直到老王到家敲门了才醒。
迷迷瞪瞪的跑去门口开门便看到老王拖着行李箱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老王一进门就把手放到忽悠脑门上了,“怎么会怎么烫,现在咱们就去医院!”
“哎呀不用,明天就好了…”还有这话说到最后自己也有点心虚,要是能好早就好了。
“不行!现在你就跟我走!”话音刚落,老王迅速闪进屋里把行李箱放到沙发旁,推着忽悠走到了房间门口“你自己进去换还是我来给你换?”
“我自己去!”忽悠马上跑进房间里把门锁好,跑到衣柜开始找衣服。
20分钟后两人准时出现在医院门口。
“平时多注意一点,药要看时吃”
“好的医生我知道了”老王赶紧在旁边回答到。
老王抓着忽悠起身准备回家了,忽悠默默跟在老王身后,偷偷伸出一只手去抓老王手指。
“我错了…你不生我气了好不好?”
“不好,你回家给我等着!”
“我还病着呢…”
“没事,咱俩要病一起病”

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给我评个论啥的……

忽悠与老王的30梗(1)

#大型ooc现场#
#婴儿文笔#
#不喜勿入#

emmm…我好像开了一个30梗的坑,话说第一章就这么劲爆真的好吗。

猫耳paly……

某日下午
“您好快递”小哥的敲门声终于把在床上躺着看番的忽悠叫了起来。
“奇怪?我也没买东西啊”忽悠一边嘟囔着一边想着门口走去。
“谢谢哈”门被小哥顺便关上了,忽悠正在好奇这包裹里是什么,老王的电话便打过来了。(请自动脑补铃声“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了!”)
“喂,宝贝儿,我定的快递应该快要到了,你帮我拿一下昂”电话里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行,不过你定了个什么玩意啊”忽悠面带笑意的看着面前的包裹。
“当然是好东西呀”老王轻笑道“你要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的话可以打开看看。”
“滚蛋,我铁骨铮铮忽某人会干出这种事吗?”
“干不出来干不出来。那你就等我回去再拆”
“行,我等你回乡来娶我,掰掰”
“拜拜mua”
挂了老王的电话之后忽悠盯着面前的包裹陷入了沉思。说不好奇是假,从前老王不管买什么东西都会跟自己说一声。
虽然老王也表示了如果想看随时可以打开看的意思。但是我们心思缜密的忽某人还是认为他肯定背着自己干了什么不好的事。
“……要不拆开吧?”
“不行不行不行,我忽悠干不出来这事,等他回来再拆吧。”说完便把包裹收了起来,起身打游戏去了。完美的实行了‘眼不见为净’的计划。
下午六点一刻,门铃声准时响起。在屋子里打游戏的忽悠听到了声音便忍痛抛弃了游戏跑到门口开门。
老王一回到家便开始问快递在哪,忽悠指了指茶几,某位老姓同学便开始迫不及待的走过去。
“宝贝儿你这么乖啊,真等我回家了”
“你滚!”被丢在玄关的忽悠炸毛了。
“宝贝儿你还记不记得前几天你说随便答应我一件事的”
忽悠仔细一想,前两天斗地主输了好像是答应过他。
“记得,咋了?”
“那你要不要来实现一下?”
不知为何,忽悠感觉脊背有些发凉。
“你到底卖了什么?!”
站在茶几旁的老王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笑容朝忽悠走去,边走边拆着手中的快递。
忽悠: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笑容那么渗人呢?
那个包裹终于在老王离忽悠只有三步距离时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已经缩到门口的忽悠在看清男人手里是什么后恨不得开门逃跑——那!那是一对猫耳朵和一条猫尾巴!
“宝贝儿你别跑啊”男人察觉到了忽悠的逃跑意图,直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忽悠身旁,一手托着包裹,一手拖着忽悠。两人就这么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主卧。

“宝贝儿你就带一下嘛~”
“滚!不要!”
“快嘛”
“guna!你放开老子!”
“那我就只能用强的了”
老王起身扑到忽悠身上对着忽悠锁骨就开始又啃又咬。这还不够,在啃咬之中还在耳朵旁吹气挑逗。忽悠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挑逗,10分钟还不到就被老王弄的软了腰。

在被老王折腾了半个小时之后,忽悠还是向生活妥协了,百般不情愿的带上了那对猫耳和猫尾巴。
耳朵和尾巴都是黑色的毛发,把忽悠肤色衬的异常的白还不是那种病态白,而是那种奶白色,好似一只白身黑耳的阿猫。
老王视觉被眼前的景象给刺激到了,虽然在之前就知道忽悠穿上一定很可爱,但也没有想到会这么…诱人。
老王坐在忽悠身后,把头搭到忽悠的肩上开始调戏人家。
“宝贝儿,你学猫叫一声呗”
“我答应你带上这个已经很好了好吗?我告诉你可别得寸进尺!”忽悠被老王的厚颜无耻吓到了,誓死也要守着他并不存在的尊严。
“宝贝儿~叫嘛,要不然你就明天别想下床了”
mmp,竟然拿这个威胁老子!你以为我会吃这套吗?是的,我吃…
“…喵~”软软的一声猫叫传入耳朵,忽悠的小奶音配上这个充满撒娇意味的字,着实是在逼人犯罪。
这真怪不得忽悠没尊严,一是经不住老王的软磨硬泡,二是在这个龌龊的威胁下,求生欲使忽悠放弃了尊严。
老王只觉得有一股血冲向下体,随后满脑子便都是黄色的了。

“真好听宝贝儿”

对于我一个不会写长篇的人,30梗算是比较好写的,然后,你们有啥想看的梗可以给我评个论啥的,我试试能不能写出来。

「忘忧」小甜饼!很小!

#大型ooc现场#
#婴儿文笔#
#不喜勿入#

我!来更新了!大概这是2018年的最后一次更新了吧(bushi)凑合着看吧

“别动!”老王坐在床上低头认真在给某人包扎手臂上的伤口。
“哎呦~没事啦,你看我这不是没什么事嘛”忽悠坐在老王前方,整个人的身体被老王的双腿给圈了起来。
“上次伤口感染的是谁!?”老王几乎是恶狠狠的说到。
这下子忽悠没话说了。干巴巴的在这坐着也累,干脆直接身体向后一倾倒在了正在给他包扎伤口的人身上。忽悠的头靠在他身后那人的肩膀上,上半身全部的重量都压到了老王的身上。
奇怪?我体重也不轻啊?他背后又没有靠头,怎么还能面不改色的给我包扎伤口啊?
大概这就是长期锻炼的好处吧…
老王感到身前某个人靠了过来默默的把双腿靠拢。
“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回事!”身后再次传来了恶狠狠的一声。
“这次真的不怨我了!是他们先欺负的我!”忽悠躺在老王怀里慢吞吞的反驳。
“所以这就是你跟他们打架的理由吗?”明明很平淡的一句话用平淡的语气说出来,却给人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压迫感。
每次和他说他都不认真听,这次必须让他把这毛病给我彻彻底底的改了!
“不…不是…我错了…真的”听到老王这个语气,忽悠脸上的笑容明显挂不住了,他知道老王这是真生气了。
“……”
“我错了…”
老王还是没有说话,继续给他包扎。把绷带缠好,打上一个蝴蝶结。再帮他把衣服套上。
这一套动作做完,老王把刚刚在包扎的双手圈到忽悠的腰上。
“我真的错了,你不要生气啦…”软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这真的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犯罪的声音。
老王干脆心一横,整个人向后倒去,双手双脚依然圈在忽悠身上。忽悠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量带着身体向后倒去。等到老王已经翻了个身将忽悠困在沙发靠背和自己身体之间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我靠!你干什么啊!快放开我啊!”忽悠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挣扎。
“别乱动!”可能是因为我原本就有点生气的关系吧,这一声异常低沉。果不其然,怀里的小人安静的不得了。安安生生的也不反抗,就这样被我当做抱枕也不敢吱声。
忽悠就这样僵在老王怀里,也不敢吱声,也不敢反抗,老实的有点不可思议。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就这么躺了半个小时。
突然,怀中传来一阵小奶音打破了房间的宁静。
“内个…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嗯”
怀里原本安安静静的小人转过身来,一双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那你不生我气了好不好?”
大概是被他这个样子给勾去了魂,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想法, 鬼使神差的我既然脱口而出了一句:“好”
忽悠看见老王没有再生自己的气了,把脸再次转了回去,眯着眼,就这么睡着了。
老王发现怀里的小人已经睡着了,想起身把怀里的人放到床上。谁知,才刚起身刚刚还在熟睡的小人猛的惊醒,慌忙的抓住了老王的手:“你别走…”
老王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愣了两秒钟才说道:“我不走”
忽悠听了这句话像是吃了一粒定心丸似的,手慢慢的松开了,再次睡了过去。
老王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了忽悠半晌。叹了一口气,随即,嘴角微微上扬,伸出双臂把睡眠中的忽悠抱了起来,走向了卧室。
轻轻的把人放到床上,自己则侧卧在一旁,单手撑着脸颊,目不转睛的的盯着身旁人的睡颜。
白皙的皮肤,紧闭的双眸,眼镜早已被人取下。偏粉的嘴唇…老王赶紧甩甩头,妄想把脑海里这非礼勿视的想法甩出去。
突然忽悠一个翻身,手臂准确无误的搭上了老王的腰。
“唉…”老王叹了一口气后把手搭在忽悠的肩膀上让两个人形成了一个亲密无间的睡姿,撑着脸颊的手放了下来,眼睛缓缓的闭上。

「忘忧」校园小甜饼

#大型ooc现场#
#婴儿文笔#
#不喜勿入#

呃!敲黑板了!我们苍苍小哥哥帮我画了一张图…所以,为苍苍码的校园文(我可以说是很良心了)为自己鼓掌!@苍术少年 

“你走快点!要迟到了!”
看着面前那个活蹦乱跳的小人,心中似乎散发出了一种……不太一样的感情。
我和他打初中就认识了,这种感情就是在初中开始的,那种感情是喜欢。最开始我还非常反感,到后来慢慢的开始接受了,与其就这样放弃,倒不如放手一拼。
“快点啊!愣什么神呢?”一声呼喊把正在神游的我拉回了状态 。我还没来得及回复,就感受到一个温热的东西拉住了我的手,目光往下一撇,就看到我的手被前面那个小人紧紧握住,微微挣脱了一下,发现根本挣脱不开。
“咋了?以前咱俩拉手的次数还少吗~怎么,还害羞啊?”身前那人似乎发现了我细小的挣扎,笑嘻嘻的问到。
“我这不是怕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欲望把你那里伤了嘛~”
“滚滚滚”
磨磨蹭蹭的走了一路,我们总算赶在班主任前一秒进了班。我们又照常开始上了一天的课。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放学,本想着要不要拉着忽悠去我家写作业的。
心里还在想着,就突然听到一个女声说到:“内…内个忽悠同学,我…我喜欢你”
随即,就看到一个女生在给忽悠递情书。
“呐…谢谢啊”忽悠说着把女生的情书收了起来。
忽悠以前收到情书都是直接拒绝的,为什么这次把情书收了起来,他会不会…喜欢这个女生啊!
心里想着,我又默默的巡视了这个女生一遍。
身高160左右,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桃花眼,红唇贝齿,普普通通的校服硬生生的再她身上穿出了清纯的味道。
他可能喜欢的是喜欢这种女生吧。我苦涩的笑了笑。
可是有时候行动往往比想法更加快,我心里还在思考,但是右手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左手抓起了他的书包,直接把人拖走。
“哎哎哎!你干嘛啊!痛痛痛!你别掐我!放开我!我不要面子的啊!”
旁边这个小人大喊大叫的挣扎着,但可能因为不喜欢锻炼的关系吧,他的身量比我小了一圈,力气也没有我大,所以再怎么挣扎也都是无功而返。
“别动!在动我强了你!”吼完这一声身旁的小人突然安静了,安安静静的跟着我走。
“内…内个,我们去哪里啊”身旁传来一声细小的声音。
“我家”
“哦……嗯?!我不要!”原本还安安静静的小人突然开始剧烈挣扎。不过因为体型关系,他就这样被我强行拖进了房门。
‘咚’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了,又是‘咚’的一声,原本好好在我身旁的人被压到了门上。
“为什么要收那个女生的情书”我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到。
“没什么啊…就…老拒绝也不好啊”这个被我压在门上的人扭扭捏捏的回答道。
“嗯”
“忽悠,我喜欢你”这句话几乎没有过脑子,直接脱口而出的说了出来。
等我回过神来,面前这个人已经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了。这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我默默的放开来他。开始自言自语。
“我从初中开始就对你有了这种感情,为了可以维持下去我们的关系,我一直没有说过。很恶心,是吗?”
“没…没有,我只是有点…意外”眼前这个人丝毫没有嫌弃的眼神。只听他声音顿了顿说道:“其实…我也喜欢你,一开始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会是个断袖,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被一个男生拉手,被一个男生抱,这些事我打死也不会再去让第二个男生做。所以,既然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那我们不如在一起吧!”
我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足以用惊讶来形容了,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忽悠他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和我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
反应过来后我连忙蹲下身子,一手搂住背部,一手搂住他的膝窝,把他整个人脱离了地面。然后,嘴马上就袭了上去
“你…!”
最开始我们只是嘴唇和嘴唇碰在一起,慢慢的我好像并不满足于这么简单的嘴唇接触了。舌头开始小心翼翼的神了进去,却发现那人的牙关早已经张开,我连忙把舌头神进去,一遍一遍的勾勒着这人的口腔。
等怀里的小人因为这场亲吻而缺氧时才放开了他。
“好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笑嘻嘻的说道。
两情相悦,真好!

「忘忧」小甜饼(二)

#大型ooc现场#
#婴儿文笔#
#不喜误入#

为了我们村的第二对新人…又给自己加任务了…也是拖了好几天才开始码…手机也坏了…所以,就这样吧…


“来,跟我读,老王我要GT嗷呜!”
“我要GT嗷呜”屏幕前的某人无奈的笑了笑,说了一句和他的外表极其违和的话……
自己游戏人物前面站的一身琉璃白的人……就是我的对象……同样183的身高,棕色的头发,同一性别,还是异国恋。

“你个狗贼!你什么时候回国!”
“媳…宝贝儿我跟你说个事呗~”
“说吧,咋了?”
“那个…我要回济南经商了”
某个人站在自己身旁对自己拳打脚踢的动作明显停住了,停了好几秒也没有在动,就在我正打算开口问一下“怎么不说话”的时候。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几乎要把自己的耳朵震聋了。
“啊?!!!你要回国!!!为什么???什么时候???真的假的??”
“真的,等这学期过完了,我就回去。至于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吗?嗯?”
低沉性感的身音正在陈述着这个我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我和他是在游戏里认识的,从我们认识到确定恋爱关系中间只不过相差了几天,我和他确定关系到现在也只不过几十天……
“那…那万一咱俩分手了…你怎么办…”
“你敢?!”
“万一…万一”
“哎,宝贝儿你过几天有时间吗?”
“有啊,怎么了吗?”
“你来一趟加拿大,咱俩领个证”
“哦…啊?!真的?!”
“真的”
“等会再说这个,跳哪儿?”
“这吧”说罢,屏幕前那人的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容,果然还是不愿意吗……
在游戏期间,自己无数次的想要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但是,都被人岔开了…
他是个主播,而且他的直播风格很………但是,我可以理解他。
因为我们不在一个国家,15个小时时差让我们聚少离多,甚至打个电话都需要精打细算着时间才能不打扰到他的日常生活。
我们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段稍微有点破坏就会散了的感情…
我一直想让他来领证,给他一些安全感,但似乎…他并不需要…
为了和他像一对普通情侣一样,我抛弃了我来这里留学时的目标,回去陪他……
心不在焉的打完一局,他和我说要去睡了,明天再聊。
是不是我……吓到他了……可是,网上说要给对方安全感,我给了啊…

关闭了电脑,拿起了身旁的手机,躺到床上。
今天的事情给我的压力太大了,一个人,他为了我放弃了自己的最初的想法,他为了我放弃了自己原本安安稳稳的一生,来陪我趟这一趟浑水…我想和他在一起,但是,我怕我毁了他原本可以平静的生活。我怕他的家庭不同意。
我想和他在一起,但我又不想让他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可,他已经为自己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的和他在一起呢。
对啊!努力的在一起,大不了我们私奔!
果然,脑回路简单的人不管想什么都可以不去纠结那么多,直奔主题!
次日清晨。
忽某人这次难得的起了个大早,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微信。
“宝贝儿,我起来了!”
“嗯,宝贝”
“内什么,宝贝你现在在加拿大吧”
“在,怎么了”
“好,没事。”
关上微信,把手机充上电。开始收拾行李了。
“这个要带,这个要带,这个也要带”
花了一会功夫收拾好行李,带好身份证,拿好最近刚刚取的钱像机场出发了。
——————————
哇,去加拿大的机票好贵啊!!不行,等我到了一定要好好讹他一笔钱!
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老子终于过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我要隐藏住笑声,赶紧打电话让他来接我!
“喂,宝贝儿!”
“怎么了宝贝儿……?”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明显就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你猜猜我在哪?”
“中国?”
“错了!我在加拿大!还不速速来接我!”
“哦…啊!!!你在哪个机场?我马上来!”电话对面的声音明显高了还几个音,看样子是被我吓醒了。
“温哥华国际机场,要是半个小时后我还没有看到你!你就完啦!”我装模作样的吓唬着他。
20分钟后
“宝贝儿你怎么来了?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那人边指责着我边把我手边的行李箱拿走。
“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还有,不是你说要来领证嘛!怎么!你还让我出钱啊!”
“没没没,我出我出,你把行李放在我家吧!我们先去领证!你证件带了没?”
“当然带了!我来之前就已经查了!”
我乐呵呵把手里的行李箱给他,绕过他,大摇大摆的走着。
(由于我没有去加拿大领过结婚证,所以我不知道步骤,就不写了)
我们领完结婚证出来,这家伙在门口盯了我好久。
“我们去哪啊?”
“回家”
“回家干嘛?”
“履行夫妻义务”

生命大和谐(我这么良心的人!会补回来的!(bushi)大概吧)